脱氰零醛肟

【太敦】召唤到了式神图鉴里没有的式神怎么办,在线等急!【二】

*其实是个借了阴阳师手游做背景的段子集
*小学生文笔,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自娱自乐的产物别在意细节xx
*tag更新好少哦每天翻几下就没了【划掉】

【接一】

8.

在式神结界里的日子度日如年。太宰治百无聊赖地坐在式神养成的旗杆附近看着头顶的风轮一圈圈打转。

近几日中岛敦学习画符召唤的速度很快,已经有了不少r级式神和一两个sr级式神。每天醒来除了眼前一团自带烟花特效的达摩们还都能看见不同的式神出现。

咦,今天是……沉睡的蓝色蚌壳?没见过的新式神呢。

太宰治好奇地踱到奇怪的蚌壳身边并屈指敲了敲,末了还把头凑过去听听声音。

“大,大人找椒图是有什么事情吗……?”里面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呀,椒图小姐,今日温度适宜湿度正好。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呢,有益于保养皮肤哦。”

“是……是这样吗?”

略带羞涩的声音随着蚌壳缓缓被打开听得愈发清楚。椒图探出头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外面的人。

“如此美丽的小姐——!

”太宰治在看清了式神的面貌后骤然一惊,当即屈膝单膝跪地,并且深情地托起她的手,

“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吗?”

“唉……?”

“啊啊真是的太宰先生不要给新式神造成困扰啊!这样我还怎么放你出去!!”

中岛敦气势汹汹带着刚酣战结束满脸是血的莹草闯入式神结界。

“咦难道敦君想和我一起殉情?!”

“等等不要乱揣度别人的话!”

【太宰先生,今天也没有放弃殉情呢】

9.

“啊,好无聊——没有干劲——”

“请不要一大早就像坏掉的喇叭一样制造噪音。”

“敦君,”太宰治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严肃地从地上坐起来,“我们一起去治退妖怪吧!”

“太宰先生的话就好好待在式神结界里。”

太宰治屈指摩挲下颌片刻看着面前背对着他端坐调息的中岛敦似在思忖。

“唉~?可是看见敦君这么努力我也想帮忙哦。”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用太宰先生出马了。”

“嗯嗯,我知道。”伸手揉揉对方的脑袋,“敦君在很努力地为我打觉醒材料呢,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

“真是的,太宰先生……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中岛敦的头越埋越低。

“没关系没关系,至少'太宰治知道中岛敦在为他努力'这一点要传达给他。”

然后满意地看着小老虎红透的耳朵。

10.

中岛敦抬臂擦擦前额的汗水,复而仔细核查了一遍刚画在庭院中纹样复杂繁琐的觉醒阵。然后回首呼唤道:“太宰先生——可以了哦!”

“很能干嘛,敦君。”

太宰治毫不吝啬地夸赞到,待到觉醒阵内一片光亮时纵身跃入。

中岛敦目不转睛地盯着白光大作的觉醒阵,屏息凝神地等待着。

良久白光渐渐熄灭,庭院重归于暗。目光所及之处空无一人。

太宰先生……?

中岛敦跌坐在地上。

……我的觉醒阵出问题了吗?

11.

芥川龙之介正在和帚神们清理被喝醉酒的中原中也弄得一团糟的庭院,心下感慨中原前辈的“于污浊了的忧伤之中”威力可真大。这时有人敲门来访。

开门便撞见喝得和中原先生一样醉醺醺的人虎,芥川龙之介蹙眉。

“人虎,你这是?”

“啊芥川你怎么把自家庭院弄成这样了?咦——你这是打算种帚神吗?”中岛敦撇下芥川跌跌撞撞闯入庭院,看见不小心掉进坑里挣扎的帚神好心地把它们向下按了按。

“人虎——!”

“哟好久不见啊小鬼,来和我一起做帽子吧!”

“好的中原先生,没问题中原先生!”

芥川龙之介只能头疼地看着从屋子里窜出来的酒鬼和另一个酒鬼勾肩搭背步履蹒跚地走进里屋。

【最后是鬼使兄弟善后了惨不忍睹的庭院。】

12.

芥川龙之介抬手挡住了中岛敦欲要伸向快要见底的柏图斯酒瓶的手,导致被拒绝者不悦地“啧”了一声。

“人虎,发生了什么?”

中岛敦置若罔闻,像是累了似的哼哼唧唧地趴倒在桌子上。芥川龙之介低头把耳朵凑近了总算听清了他在嘟哝些什么。

中岛敦说太宰先生太过分了把我一个人丢下自己失踪了一周零三天,我跑遍京都各个酒吧也找不见您。我画的觉醒阵果然是害人的,太宰先生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把你弄丢了。

声音断断续续尾音有些发颤。芥川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了中岛敦双眼下睑的青黑,这个愚蠢的家伙大概是从那一天起就一直在奔波,怪不得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就在芥川龙之介忍无可忍想要用暴力方式把人叫醒的时候,一位不速之客突兀地出现。

“敦君,原来你在这里啊。”砂色风衣的青年破门而入,左手用夹板固定着挂在脖子上,径直走到昏睡的中岛敦身边。用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醒醒,我可不想背你回去哦。”

芥川龙之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最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行踪飘忽不定,行为举止乖张的人。

“既然您来了,就请把他带走吧。”随手夺过了中原中也继续灌酒的杯子。

被夺了杯子的中原中也爆喝一声拍案而起夺回了酒杯。

【背景里练习擦杯子的山兔吓得从山蛙身上掉了下去】

13.

中岛敦倏然睁开双眼,紫金的眼底竟是没有半分醉意,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饶是太宰治也怔愣了一下,伸手在人眼前晃了晃。

“……阿敦?”

猝不及防的一记冷拳准确无误地砸在腹部,太宰治顺力堪堪倒在地上。不过拳头的主人没有半分要伤他的意思,躲过了要害不说还用小心翼翼的方式宣泄着不满。太宰治就顺了他意。

随着耳畔响起中原中也肆无忌惮的笑声的同时,身上明显感受一重。接着衬衫领子被紧攥成一团揪起。

“太过分了,太宰先生。”

甜腻的气味混合着酒精味极近地喷吐在太宰治脸颊上,“不,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更熟悉那本书的话,如果我足够强大的话……!不,不对,不是的。太宰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样的幻觉也太美好了……”

中岛敦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只剩下几不可闻的呢喃,然后整个人倒在太宰治身上不省人事。

“呀,你醉了呢敦君。”太宰治扣紧了中岛敦埋在肩部的脑袋缓缓起身,扬唇对桌旁目光如炬的人颔首示意,“看样子是添了不少麻烦了,多谢款待。”

之后扬长而去。

【中原中也晃了晃拆到一半的帽子恼火地发现同伙不见了。

最终劳烦了芥川找到樱花妖去把它修补好了。】

*未完待续

如果认为正剧了都是错觉【正色】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