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氰零醛肟

【脑洞系列】关于坠落[福华]

#吃的cp很多,这个系列有可能写很多欧美cp
#野生透明写手的产品十分短小
#不定期 不定期 不定期
OK?go——


气温15摄氏度,黑压压的天空正酝酿着一场盛大的宴会,随着海拔的升高气压会降低,空气湿润得仿佛伸手就可捧到水——在20层的楼顶,侦探的宽大的黑色风衣被风吹得呼呼作响。他沉默地伫立在楼顶,宛若一尊雕像。这里可以俯瞰到这座繁华都市的一脚,感受时间与生命演奏的交响曲。——很适合做终结之地。
他拿出了手机,熟练地拨通了手机里仅存的两串号码中使用最频繁的那个。
“John.”
“你在哪,Sherlock?”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一丝焦急,并且可以听到轻微的喘息声。
“屋顶上。”
“……God,please.今天不是4月1号,不要和我耍把戏。”
“I'm sorry……”侦探底下了头,任黑色的卷发被风随意拨撩。
“Sherlock,please,Sherlock。Don't,”电话那头的人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在努力压抑着什么,接下来的话带着浓浓的鼻音,“这样的玩笑不能开第二次,我的侦探先生。”
“John……”
“不会发生第二次。”电话那头的人仿佛下了决心,坚定地打断了他的话。“不会的。”
“I'm so sorry.I……”侦探忽然哽咽住了,不知该说些什么话了。不知是应该先安慰电话那头的人,还是先骗自己。平常的那位Mr.Punchline已经消失不见,任何华丽的语句在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
愈发湿润的空气预示着大雨降至。
“Just one more thing,Sherlock.”John的语气十分平和,Sherlock仿佛能隔过屏幕看见他的表情。
“Let me stop it.”

侦探的嘴角不合时宜的弯起了一个美妙的弧度,他放下了手机,低低地笑了起来。并没有听见电话那头军医所说的那句话。

Now I find you.

“Sherlock——”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有着变大的趋势,被雨声淹没的谁的呼喊似乎只是幻觉。侦探站在雨中,挂断了通话。

这次大概不会再是假的尸体了,家喻户晓的侦探会在今日逝去。

“……lock!”
“……Sherlock!”他似乎听见了他的军医在叫着他的名字。这大概是他精彩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戏,最后一段对话。

忽然有什么东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灵敏地转身,高功能反社会人格在此刻终于拥有了他正常的人类情感——惊愕。

“John?”
“I find you……Sherlock.I find you.”军医喘着粗气扶着他的肩膀。一头金发被雨打湿,毫无生气地贴在脑门上,黑色的小皮夹克也被大雨浇了个透。显然他是急匆匆跑过来的,至于怎么得知Sherlock的所在地目前还是个谜。
当然眼下两人都没太过纠结这个问题。

“Sherlock,和我回家。”军医愠怒地看着Sherlock,并生气地抓起他的胳膊,“For God's sake!别再告诉我这是什么见鬼的心理研究项目,我一点都不想听解释。和我回家,现在,马上!”

“It's not falling.It's landing,John.”侦探忽然愣了一阵,紧接着回复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军医解释。

“该死的,你到底要我向你那饱满的额头上揍几拳你才肯长记性?”John头疼地看着湿淋淋的侦探摆出一副无辜又认真的表情,“别再提跳楼了,家里的煎饺要凉了。”

“我曾经做过实验,计算不同质量和不同体积物体热量散失的时间,结果表明……”
“Shut up!”

侦探被打断时稍微停了一下,歪着脑袋想着自己下一句的说辞。
“明天牛奶我买。”
“What?”
“还有白糖。”
“不反悔?”
“Nope.”
“你的确不能再这么窝在家里了,不然伦敦的犯罪分子会感到惋惜……Shit,我没带伞。”John刚因为听见Sherlock愿意自己买牛奶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被搅乱了。

“跑回去。”
“好吧,反正回去也要洗。”无奈地摇了摇头,John祈愿着这场雨立刻停下。
#熊孩子玩脱了的后果#
#苦了小花生#
#所以说玩什么不好非要跳楼?#

评论

热度(8)